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中共中央政治局 新年首次集体学习 学习辩证唯物主义  

2015-01-25 06:2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坚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
提高解决我国改革发展基本问题本领

  新华社北京1月24日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1月23日下午就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第二十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不断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智慧的滋养,更加自觉地坚持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增强辩证思维、战略思维能力,努力提高解决我国改革发展基本问题的本领。

  吉林大学孙正聿教授就这个问题进行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

  中共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认真听取了他的讲解,并就有关问题进行了讨论。

  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发表了讲话。他指出,今天,十八届中央政治局进行2015年第一次集体学习,学习内容是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2013年,我们进行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安排了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安排这两次学习,目的是推动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有更全面、更完整的了解。

  习近平强调,要学习掌握世界统一于物质、物质决定意识的原理,坚持从客观实际出发制定政策、推动工作。当代中国最大的客观实际,就是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我们认识当下、规划未来、制定政策、推进事业的客观基点,不能脱离这个基点。既要看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没有变,也要看到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每个阶段呈现出来的新特点。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我国社会生产力、综合国力、人民生活水平实现了历史性跨越,我国基本国情的内涵不断发生变化,我们面临的国际国内风险、面临的难题也发生了重要变化。我们提出要准确把握、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就是适应国际国内环境变化、辩证分析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作出的判断。准确把握我国不同发展阶段的新变化新特点,使主观世界更好符合客观实际,按照实际决定工作方针,这是我们必须牢牢记住的工作方法。辩证唯物主义并不否认意识对物质的反作用,而是认为这种反作用有时是十分巨大的。我们党始终把思想建设放在党的建设第一位,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就是精神变物质、物质变精神的辩证法。我们必须毫不放松理想信念教育、思想道德建设、意识形态工作,大力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用富有时代气息的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

  习近平指出,要学习掌握事物矛盾运动的基本原理,不断强化问题意识,积极面对和化解前进中遇到的矛盾。问题是事物矛盾的表现形式,我们强调增强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就是承认矛盾的普遍性、客观性,就是要善于把认识和化解矛盾作为打开工作局面的突破口。我们党领导人民干革命、搞建设、抓改革,从来都是为了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对待矛盾的正确态度,应该是直面矛盾,并运用矛盾相辅相成的特性,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中推动事物发展。我们强调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论英雄,提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提出化解产能过剩,提出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等等,都是针对一些牵动面广、耦合性强的深层次矛盾的。面对复杂形势和繁重任务,首先要有全局观,对各种矛盾做到心中有数,同时又要优先解决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以此带动其他矛盾的解决。我们提出要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当前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必须解决好的主要矛盾。我们既要注重总体谋划,又要注重牵住“牛鼻子”。在任何工作中,我们既要讲两点论,又要讲重点论,没有主次,不加区别,眉毛胡子一把抓,是做不好工作的。

  习近平强调,要学习掌握唯物辩证法的根本方法,不断增强辩证思维能力,提高驾驭复杂局面、处理复杂问题的本领。我们的事业越是向纵深发展,就越要不断增强辩证思维能力。当前,我国社会各种利益关系十分复杂,这就要求我们善于处理局部和全局、当前和长远、重点和非重点的关系,在权衡利弊中趋利避害、作出最为有利的战略抉择。全面深化改革,要突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使改革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要反对形而上学的思想方法,看形势做工作不能盲人摸象、坐井观天、揠苗助长、削足适履、画蛇添足。要加强调查研究,坚持发展地而不是静止地、全面地而不是片面地、系统地而不是零散地、普遍联系地而不是单一孤立地观察事物,准确把握客观实际,真正掌握规律,妥善处理各种重大关系。

  习近平指出,要学习掌握认识和实践辩证关系的原理,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我们推进各项工作,要靠实践出真知。理论必须同实践相统一。必须高度重视理论的作用,增强理论自信和战略定力,对经过反复实践和比较得出的正确理论,要坚定不移坚持。要根据时代变化和实践发展,不断深化认识,不断总结经验,不断实现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良性互动,在这种统一和互动中发展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解局】新年首次政治局内部学习,为啥学这个?


1月23日,中央政治局举行了2015年开年以来第一次政治局集体学习。学什么?据新华社通稿来看,学的主题是“辩证唯物主义”。

习近平强调了几个点:一切工作要从中国实际出发,认清中国现阶段发展形势;强化问题意识,问题导向,解决中国现实问题;学会辩证思维,客观把握规律;坚持实践第一,推动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

检索历史,发现十八大以来,政治局的几次集体学习,多是聚焦在经济领域,涉及文化、社会、政治、军事等话题,但专门开会来学习哲学,并不多,上一次还是2013年12月3日,集体学的是“历史唯物主义”。

对这几个字,想必各位岛友跟岛叔一样,百感交集。从高中开始一直到大学,马列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等等概念,往往成为课堂上的瞌睡虫,考试前的上甘岭。政治局的大佬们又不用考马列,学这有用吗?

当然有用。你想,政治局的大佬们天天这么忙,凑一起并不容易,所以差不多每月一次的集体学习主题都是特别有讲究的,拿出两堂课,专门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必然不是空穴来风。

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解决的是社会观和历史观的问题,就是怎样看待事物和发展的问题。而辩证唯物主义,则是解决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就是辩证法。一个是知,一个是行,都是为下一步集体行动统一思想,齐步走。所以在新年的第一次集体学习,就谈哲学问题,还是很有意思的。

在很多人看来,哲学的问题不就是虚头巴脑,空对空导弹么?以至于很多在大学里学哲学的朋友,每次问到专业,都是欲言又止。其实,没什么好羞答答的,哲学解决的就是思想的问题。

但哲学跟政治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关系还很紧密呢。还记得两千多年前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吗?没错,就这个老头子创造了个名词“柏拉图式恋爱”。但他在哲学上的一个大贡献,就是提出了“哲人王”的概念,说白了,就是要让统治者变成哲学家。当然,这个理想很遥远,一般来说,会思考的往往缺乏行动力,就像岛叔,天天码字,买菜都懒得下楼。

柏拉图的这个理想让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继承了,但亚里士多德也是个书生,写了一摞书,也没当上个领导。不过,他当了赫赫有名的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所以,让哲学“驯服权力”就成了西方政治学里面的重要传统。在中国,我们的孔夫子们念念不忘的,也是想当“帝王师”。后来被汉武帝实现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所以儒家的一些行为方式和道德准则一直影响到现在。

哲学看起来虚头巴脑,但如果靠近权力,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所以,强调思想立党,一直是中共重要的历史经验。这也就是为什么党内生活有这么多理论学习的原因。

从中共的历史看,哲学往往成为历史重要转折的思想准备。岛叔给各位粗略理一理。

在上世纪30年代初期,中共还在江西瑞金时代,当时也是“崇洋媚外”,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当时中国正在经历军阀混战,各路势力都苦于无法统一中国。苏联革命的成功,的确给中国上下造成很大的震动。尤其是苏联共产党的建党经验和思想,给包括孙中山在内的革命人士很大的启发。后来国民党为了凝聚党内力量,也在苏联顾问的帮助下改组国民党,为北伐胜利奠定了基础。所以,在很多革命者看来,苏联经验真是“万能膏药”。

当时在苏区,从苏联留洋回来的,马列主义理论一套一套的,倒背如流,说起莫斯科,那感觉,就像傍了个“洋干爹”,牛逼得很。但革命斗争的现实比理论复杂、残酷得多。岛叔给大家举个例子。

当时,曾模仿苏联体制,建立起以党为核心的党、军队、政府三套相对独立的系统,党机关的权力至高无上。中央政治局负责人博古虽是一介书生,但因为是留苏派,所以天然有这么个权威,大家都觉得他是上边(共产国际)派来的人,肯定厉害。博古对军事指挥完全外行,但按照这个苏联式的体制,他主持的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却掌握着军事的最终决定权。前线军事领导在作出任何重大军事部署前,都要请示征求博古同意。但面对当时国民党的层层围剿,这种僵化的决策体制,碰上个睁眼瞎的指挥,不失败才怪。

其实,这种“崇洋媚外”的风气在延安早期也没得到多少改观。毛泽东虽然在遵义会议上取得了军事指挥权,但党内普遍认为,毛泽东是个军事天才,作用呢,也就仅限于此吧。至于文宣意识形态系统,依然被留苏派牢牢掌握。1937年,号称斯大林弟子的王明从苏联回到延安,党内马上刮起了“明旋风”,王明的理论水平自然杠杠的,但也是缺乏实际革命经验,嘴上说的漂亮,干工作,真不行。

而我们的毛主席,在1937年末到1938年夏间,受到了排挤,他自己说这段时间“鬼都不上门”。所以,这段时间,他干了什么呢?韬光养晦,钻研马列主义和斯大林的著作,在哲学上逐步成熟起来,写了《矛盾论》、《实践论》,还写了赫赫有名的《论持久战》。就是这个时候,毛泽东提出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问题。

当然,这中间还有很多故事,岛叔没法一一跟大家详谈。接下来就是六中全会的“学习运动”,还有批判苏维埃运动时期的“左倾机会主义错误”,以及1941年,毛泽东作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这报告里面很多词我们现在都很熟悉,比如“言必称希腊”,然后就是著名的延安整风运动了。经过这几年的思想改造,整个中国共产党改变了苏联气质,具有了更多中国本土色彩,也逐步统一了思想,为接下来夺取更大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当然,这一切的发端,都是从思想的改造开始。

最近的一次著名案例,就是大家熟悉的上世纪70年代末期真理与实践大讨论了,经过这番思想解放,整个社会破除了教条主义,重新回到了中国实际:中国就是落后,中国就是穷,我们要踏实发展经济,奋起直追。

所以,你看,这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也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关头,大家一起学学哲学,谈谈理论。如果你了解中共的历史,会发现,思想的准备,往往是大行动的开始。而被习近平称为作为当前主要矛盾的“四个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在2015年一定会有更多举措。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